您的位置:首页 >> 核能论坛 >> 专家论坛 >> 正文

中国铀矿冶人的创业故事

新闻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31   点击数:
  •   湖南郴州许家洞镇金银寨,空旷无人。荒山掩映处,一道幽深的洞穴伸向黑暗,这是湖南七一一矿金银寨主井遗址。往里走去,还能看到当年的竖井上下贯通,却已不闻铁锤钢钎的撞击声。时光荏苒,从喧腾到沉寂,昔日的矿井记录了中国铀矿冶从无到有的历史……

      1958年,中国“核工业第一批厂矿”率先在这里建成投产,不仅从源头上保障了第一颗原子弹、氢弹、第一艘核潜艇的成功研制,更拉开了我国核工业体系建设的大幕。

      60年白驹过隙,在核工业第一批厂矿迎来一甲子之际,记者随核工业地矿人深入湘东南的厂矿,探寻那些段鲜为人知的奋斗往事。

      原子弹里有我们的原料

      1955年1月15日,一块采自广西的铀矿石被带到中南海,在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上掀开了神秘面纱。这天下午,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作出了建立和发展我国原子能事业的战略决策。从此,我国铀矿勘探和采冶按下了快进键。

      1956年,一架神秘的飞机掠过湖南郴州许家洞镇金银寨,飞机上的精密仪器发出声音,预示着金银寨附近发现了铀矿山。1958年5月,中央批准在湖南、江西建设“三矿一厂”。随后,我国第一批铀矿和铀水冶厂——湖南郴州铀矿、衡山大浦铀矿、江西上饶铀矿、湖南衡阳铀水冶厂(即后来的“二七二厂”)相继筹建。

      湖南郴州铀矿就是后来的“七一一矿”,也是我国最早发现和勘探的一座铀矿山。1960年4月,该矿试采出第一批铀矿石。1963年8月,矿山全面投产;同年11月,第一批铀矿石秘密地从许家洞火车站装车,连夜运往衡阳二七二厂。紧随其后的是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空爆试验成功,以及1971年9月我国第一艘核潜艇成功下水……

      不到十年时间,核工业接连发生重大事件,为新中国原子能事业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和信心。由于这批铀矿石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做出了重要贡献,七一一矿被誉为“中国核工业第一功勋铀矿”。

      “从1958年到1994年停止矿山开采,七一一矿走过了不平凡的40年。在近40年的生产期间,共开拓了3个井田、6个竖井和1个斜井。”七一一社区主任谢启亮介绍。

      与七一一矿一样,当时的七一二等矿区也忙得热火朝天,人人心里只想着造出“争气弹”,强烈的使命感和自豪感融入了每个人的血液,化为核工业建设的第一生产力。

      七一二矿原工会主席徐振恒还记得,矿区筹建队伍时,全国各地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报道。当1959年2月份接到调任时,他感到非常荣幸。领导询问其意见与困难,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意见!没有困难!没有要求!”就这样,他先后调往新疆、湖南,将青春奉献在了最艰苦的地方。“我在七一二矿出过力、流过汗,受过工伤、流过血,无愧无悔。”

      回想起艰苦创业的岁月,七一二矿原副矿长王德舫骄傲地说:“1963年年底,我们为二七二厂送了铀矿‘粮食’。1964年10月16日原子弹爆炸,其中就有七一二矿的原料在里面!”

      下矿井打硬仗

      “抓晴天、抢阴天、战雨天”,“争分夺秒,向时间宣战”,“早上班晚下班、不完成任务不下火线”……这些都是采矿工地现场张贴的标语。下定决心尽快为原子弹提供“粮食”的工人们仿佛战斗在一线,打起“仗”来毫不含糊。

      “当时我们是与天斗、与地斗、与恶劣的环境斗。”已经八十岁的原七一一矿副矿长梁启昌,说起当年,眼里还闪烁着光芒。

      1958年9月,梁启昌从冶金部长春地质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衡阳七一一矿工作。衡阳山高沟深、荆棘丛生,毒蛇猛兽经常出没,有时一坐都可能坐到蛇身上。工人们住着“干打垒”,他与七八个工程技术人员一同挤在15平米的小屋里。

      进入坑道作业,条件更为恶劣。大家以电石灯照明,靠自然风通风,拿大锤钢钎凿岩,用火雷管放炮……耳边是隆隆的击打声、引爆声,手上是新磨破的皮和陈旧的茧子。

      七一一矿地质环境特殊,离地表100至150米深的主矿带常能掘出热水,水温高达54℃,能把脚烫出泡来。巷道内气温能到40℃,热气灼人,工人们的衣裤常常被汗水浸透。许多时候,人在前面打钻、运矿,需要有人在后边往他们身上冲凉水降温。

      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危难往往潜伏在身边。上世纪80年代,工人们在80米中段打钻放炮后,突然涌出大量高温热水,淹没了巷道。所有人忍着脚上的刺痛往外跑,但最终仍有两名工人被困身亡,三名烈士在救援中牺牲。

      郴州民间有句俗语:“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人到郴州打摆子(发疟疾)”。疟疾、痢疾、水肿是当地人常患的疾病,由于干在工地、吃在工地、住在工地,七一一矿300多名同志患上了矽肺病,近百名同志献出了宝贵生命。据七一二社区主任张庆发介绍,七一二矿建矿以来有52名矿山建设者因公牺牲,190名同志身负重伤,轻伤者不计其数。

      献了终身献子孙

      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因国民经济调整,1984年军品限产,1994年停止井下铀矿石开采,转入井下和地表核设施退役治理工作。2003年,七一一矿因资源枯竭,政策性关闭破产。

      “终古郴江东去,郴山长住。”来自四面八方的矿场建设者们如郴山一般,在湘南大地上扎下根来,为核工业“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在衡阳,曾经的衡阳铀水冶厂,也就是现在的二七二厂仍在运营。从建设之初,该厂厂区周边就形成了由工人组建的小镇。1995年出生的刘人安从小在这里长大,是典型的“核三代”。

      刘人安的爷爷奶奶分别来自山东平度和湖南湘潭,在厂里相识结婚。来自江苏的外公外婆也是到了厂里后才相识成婚的。“祖父们母那一辈年轻时从四面八方来到这个小镇,在这里扎根,结婚、生子、变老、离世,很多人没有再回故乡定居,一辈子留在了这里。”刘人安说。

      在二七二厂生活了22年的刘人安,内心深处觉得自己生来就是这里的一份子。高考时,他报考了南华大学学习核工程与核技术,踏上了核工业之路。

      长辈们毅然决然背井离乡的建设精神,一直感染着刘人安。“我们现在已不需要像爷爷辈一样,远赴千里之外的荒山野岭,移山填海来建立一座工厂。但我们现在仍利用着在学校里学到的核工业知识,为了让老厂重焕新颜而努力工作。”

      记者了解到,矿场破产以后,退休职工的平均社保费不到2500元,但他们至今无怨无悔。梁启昌说,立于七一一矿纪念广场上的“中国核工业第一功勋铀矿”纪念石铭记着这段历史,我国核工业的腾飞和“走出去”的成就,是他们心中最大的安慰。

      湖南矿冶局局长助理徐立成表示,中核集团已决定在湖南长沙设立第二总部,目前已做好选址等工作。此外,将以二七二厂为中心,开发二十多平方公里的白沙绿岛军民融合产业示范区。“湖南为中国核工业作出了贡献,现在到了回报的时候。”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第1页 共1页


评论表单加载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国电集团中核北方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大亚湾核电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清华大学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公司哈尔滨电站设备集团公司华能集团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国广核集团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